•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警示

        顛沛流離20年 職務犯罪嫌疑人齊躍落網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4-01 08:57:38
        分享至:

        圖為西城區紀委監委追逃追贓專案組抓捕齊躍現場。齊欣 攝

          “一個人的微信名叫‘不堪回首’,會讓你想到什么?這個人應該‘有故事’,而且充滿悔恨。”談起追逃職務犯罪嫌疑人齊躍的過程,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監委第五審查調查室主任曲濤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不堪回首”的微信名。

          顛沛流離20年,對齊躍來講,“不堪回首”既是微信名,也是他潛逃生涯的真實寫照。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年1月,西城區紀委監委成功將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齊躍抓捕歸案。

          20年音訊全無,接手案件“連個線頭也沒有”

          2000年,當時42歲的齊躍擔任北京市宣糧食品有限公司業務員。在一次糧油銷售過程中給公司造成了一些經濟損失,齊躍便認為自己失去了公司信任、“經常被領導擠對”,心態逐漸失衡。

          “他當時就破罐破摔了。”追逃工作人員介紹,齊躍不但沒有想辦法加以挽回、改正錯誤,反而在前途受挫時,萌生出罪惡的念頭——反正在公司也沒什么前途,不如弄一筆錢走。2000年12月,齊躍侵吞自己負責收取的貨款13萬余元潛逃,一逃就是20年。

          20年間,齊躍如同人間蒸發一般不見蹤影,但有關部門從未停止對其追逃。監察體制改革后,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監委指定第五審查調查室專班負責追逃,并協調公安機關等抽調精干力量組成追逃行動組,攥指成拳、精準發力。

          曲濤坦言,齊躍案時間跨度長達20年,剛接觸這個案子的時候,幾乎“連個線頭也沒有”。面對這樣一塊“難啃的骨頭”,追逃工作人員仔細搜尋著蛛絲馬跡。

          兩個“齊毅”上演“分身術”,追逃組一探究竟

          功夫不負有心人。2020年底,經過細致摸排,一個與齊躍多名親屬有過聯系的手機號碼浮出水面,號碼的戶主名叫“齊毅”。“據我們了解,確實有齊毅這么個人,他是齊躍的弟弟。”西城區紀委監委第五審查調查室干部仉澤介紹。

          但經過分析發現,這個“齊毅”的活動軌跡十分蹊蹺。多項記錄顯示,當齊毅在北京市朝陽區工作生活的時候,這個“齊毅”卻多次在北京市房山區出現。同一時間出現在不同地點,世上哪有“分身術”,兩個“齊毅”必有一假!

          工作人員發現,這個手機號碼注冊的微信名為“不堪回首”。“看到這個微信名我們就覺得,房山的這個‘齊毅’就是齊躍!”追逃工作人員當機立斷,奔赴房山區一探究竟。

          原來,這個“齊毅”藏身于房山區某村,主要從事物流等行業。但要在上千人的村子里鎖定目標,并不容易。

          為避免打草驚蛇,追逃工作人員分散成幾個小組,喬裝成物流從業人員,“混”入人群中開展摸排。1月5日,北京氣溫一度低至零下19.1攝氏度。冒著刺骨的寒風,工作人員最終鎖定了“齊毅”藏身的房間,確定其沒有外出后果斷出擊、實施抓捕。“還記得宣糧食品公司嗎?”聽到原來公司的名字,“齊毅”驚慌不已,隨即長嘆一口氣說道:“我就是你們要找的齊躍。”

          噩夢終醒,警示心存僥幸者

          20年前出逃后沒多久,齊躍侵吞的公款就被花光,身無長物的他只能選擇藏匿在流動人口多、位置偏僻的房山區某村以打零工為生,東躲西藏、度日如年。

          為防止被發現,齊躍從不主動和外界聯系。直到前不久意外遭遇車禍,受傷的他因為在逃身份不敢報警,才迫不得已聯系家人。最終,這一微小的線索,被耐心嚴謹的追逃工作人員捕捉到。

          齊躍不僅毀了自己,也給家人帶來巨大的創傷。妻子恨他不辭而別,多年尋求離婚未果,兒子因父親“逃犯”身份抬不起頭,拒絕外出工作、一直在家……這一切都讓齊躍悔恨不已。

          一念之差,13萬元換20年顛沛流離,潛逃的惡果,讓齊躍倍感悔恨。“這么多年,人家過年都是一家子團圓,我離得這么近,卻有家不能回,太不值了……”

          西城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袁海鵬表示,齊躍的落網,給其他在逃人員再次敲響警鐘。“我們將完善防逃制度,前移關口筑牢防逃堤壩,努力取得追逃防逃追贓工作新成果。”(通訊員 姚苗苗)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videosgratisv欧美高清,欲香欲色天天综合和网,老熟妇真舒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