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警示

        他選春節中秋收錢,車庫堆滿高檔白酒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8-03 10:44:39
        分享至:

          “以前心中總有個歸屬感、自豪感和榮譽感,這樣的感覺真好,但這一切都不復存在了,一切為‘貪’字所剝奪了?!薄拔业娜松还苁鞘聵I還是家庭,都曾受眾人羨慕。但這一切都被我親手毀了?!边@些滿是悔恨的話,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合浦縣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韓傳福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寫下的。

          韓傳福,合浦縣政協原黨組書記、政協主席。2020年6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北海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經查,2007年至2020年期間,韓傳福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財物共計人民幣800.1萬元,索賄15.7萬元。2020年11月16日,北海市海城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韓傳福涉嫌受賄罪一案,韓傳福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2個月,罰金100萬元。

          韓傳福是合浦縣人,在組織的培養下,一步步成長為領導干部。擔任縣財政局局長之后,韓傳福感到自己能決定的事情多了,接觸的人廣了,特別是跟社會老板接觸多了,便有了“覺得自己過的不比別人”的失衡心理。

          “2007年,當上財政局長以后,掌握了全縣的財政大權。于是各方面的人就想接近我、拉攏我,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變著法子和我拉關系,他們請我吃飯都是高檔的餐館,喝的都是上好的酒,唱歌也有人作陪?!表n傳?;貞?,自己眼見燈紅酒綠,心里琢磨的是為何這些人文化程度不高,日子卻過得那么瀟灑,自己兢兢業業卻囊中羞澀?他萌生了通過手中權力“提升生活質量”的想法。

          2007年的中秋節,是韓傳福擔任縣財政局局長之后的第一個中秋節,昔日的幾個“熟人”以各種名義給他送來紅包。一個吳姓老板為了優先拿到工程款,到韓傳福辦公室送了2萬元。這突如其來的“節禮”,令韓傳福內心十分矛盾,但他最終還是收下了。

          據韓傳?;貞?,從2008年春節開始,便有人給他送“大錢”。一開始,他半推半就收下了,當有人接著送時,他害怕出大問題,于是拒絕收錢甚至跑去退錢?!安皇瞻?,覺得可惜。收吧,又怕家人知道了揪心,更怕被人告狀?!钡^察幾個月后,卻發現很平靜,也沒有什么議論。貪欲之火便在韓傳福心中燃起,一發不可收拾。后來逢年過節,不管是誰,凡是送好處的,他來者不拒,照收不誤。

          從2007年至2020年,十幾年間,韓傳福在擔任合浦縣財政局局長、合浦縣副縣長、合浦縣政協主席時,在工程款審批撥付、承攬工程項目、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巨額賄賂,在黨的十九大之后仍然不收斂、不收手。為掩人耳目,韓傳福大多選擇春節中秋收受不法老板的錢財,當成收點“節禮”“謝禮”,企圖自我安慰。

          辦案人員發現,韓傳福住所處車庫內停放的不是車,而是堆滿了他收受的各種高檔白酒。這種“禮尚往來”的背后,更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利益交換。韓傳福用不義之財在北海市某高檔小區購買了一棟別墅,但由于害怕暴露,在裝修好之后從來沒去住過一天,也從來不敢去看一眼房子。因無人打理,別墅花園長滿荒草,房子里布滿了蜘蛛網,木地板也被白蟻咬食并拱了起來。

          不僅“收錢辦事”,利欲熏心的韓傳福還做著“既當官又發財”的美夢,在合浦縣擔任領導干部,卻投資經營合浦縣的農業水利項目,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參與經商辦企業。

          陷入迷途的韓傳福也帶壞了家風。每次收受大額禮金后,他便將財物轉移到妹妹和小舅子處存放,還以其岳母、小舅子等親屬的名義購買別墅、商鋪,試圖掩人耳目。結果,韓傳福的妹妹也因幫助處理贓款涉嫌洗錢犯罪被判處刑罰。

          2017年和2020年,在相關私營企業主被調查后,韓傳福兩次到北海市紀委說明情況。但他實際上提供的是虛假信息,假裝主動交代問題,實質是干擾、阻礙組織調查,企圖蒙混過關。據調查,在一次主動交代問題后,他還收受了某私營企業主30萬元好處費。

          自以為萬無一失,只不過是一廂情愿。2020年6月,韓傳福被北海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在鐵證面前,他承認了違紀違法事實。由于此前對抗組織審查調查,他也失去了從輕處罰的機會。(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紀委監委 盧展州 李曾全)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videosgratisv欧美高清,欲香欲色天天综合和网,老熟妇真舒服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