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文化

        時榮那座橋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7-21 08:56:26
        分享至:

          時榮橋是座短橋,或可稱其為長亭吧,坐落在我的家鄉——湖南省新邵縣坪上鎮。

          橋,是短的,打時榮橋上走過,吟唱的是一闋青石板的小令。我對青石板,有一種固執的喜歡。水泥預制板,總是出不了韻;便是鐵索橋吧,心頭感覺缺了清音;青石板瓷實,渾厚,低沉,如男中音,曲終奏雅,或是女低音音域。

          時榮橋上的青石板,經了上百年,光而滑,滑而光,泛著那藍天般的光澤,青石中含著白色紋路,有白云般的飄逸。雨霧天氣里,打時榮橋上走過,恍惚間,你心底生發的,是慢行在天上的某座橋上。

          稱其為橋,或是短的,短如一闋如夢令。說它是亭,卻是長的,長如一曲慢生活。家鄉很多橋,不單具有橋的功能,還兼了亭的風韻。

          橋之上,筑了柱梁,柱梁之上,蓋了青瓦;青瓦斜披,把一座橋變成了一座亭。亭兩邊,鋪木板,木板寬寬展展;木板邊,雕欄桿,欄桿空空疏疏。南來北往的客,累了,在此歇腳,河上習習輕風,洗盡過客仆仆風塵;河邊依依細柳,撫慰游子驛路迢迢。

          外婆在一個叫水竹村的地方,去外婆家,總要打時榮橋上走。走到橋上,縱使不累,也要在橋上坐一會,不為別的,便是想吹吹河風,聽聽水聲,少年不知什么是詩,卻也能夠感受詩意。我再從橋上走過去,時榮橋老街,已然不在,旁邊老屋換了新房,一溜兒的豆腐作坊也看不到了。時榮橋的豆腐,潤澤,渾厚,滑膩,爽口,活潑潑的,端在碗上,白花花地晃,而若油煎,不碎,不破。捉來稻田泥鰍,與豆腐清煮,是我老家一道名菜;時榮橋的豆腐,能硬,能堅,可以煎得兩面黃。我家離時榮橋,有四五里路。父親素來手緊,舍不得買肉,卻常常想著這里的豆腐,已然中午,午餐時候了,忽思時榮橋美食,便塞兩三毛錢給我,他去稻田里捉泥鰍,叫我跑時榮橋,端一板兩板豆腐打牙祭。夏日炎炎,天似火燒,我端了豆腐,坐在時榮橋上,優哉游哉,享受時榮橋的片刻悠然。

          時榮橋,是一座古老的橋。我原先也不知,這橋有多古老,但見其瓦檐,那么青灰,但見其木柱,那么灰褐。有人從橋底發現了一塊青色料石,上面字跡漫漶,模糊不清,在石之尾,在那落款處,隱隱約約,刻著的是“嘉靖五年”,距今將近五百年了。五百年,換了多少人間?河邊青青楊柳,不見當時橋;河邊夭夭桃花,也沒見當時亭。人生五百年間事,麻溪水聲似舊時。聽聽那水聲,若聽一張古箏,若聽一張古琴,細細的聲韻,泠泠的節奏,你可以聽到有無數先人,打橋上走過的腳步聲。

          時榮橋,是一座有故事的橋。鄉親們代代相傳,說是建橋之初,先人欲用一塊大青石來壓墩,抬,抬不起;拖,拖不動;撬,撬不了。正無計可施,見了一個老者,操著一根稻草繩,持著一根竹鞭子,輕輕地抽在石頭上,石頭便如生了腳,自個兒動起來,石頭走在壓墩處,不動了,這塊青石,便穩穩當當,當了鎮橋石。這故事,格外神奇,神奇在,每天修橋的,有一百修橋工,每餐吃飯,卻只有九十九個人。另外一個人是誰?鄉親傳說,是一個神仙。

          傳說是美麗的,但我更相信事實。百年前,我鄉出了一位先賢,叫周叔川,他是革命的老功臣。當年,他約同邑志士,結社于一字山,百年前此山草木蔥蘢,古樹茂密,他與其同志歃血為盟,密謀起義。

          地處湘西南偏僻之地的時榮橋,當年也因周叔川,而成為了當地革命的一個小中心,當時叫大同鎮現在叫坪上鎮的我之老家,就這樣成為了一塊紅色熱土。而周叔川最為家鄉人懷念的,是他離時榮橋三四里地一個叫三溪橋的地方,建了一所大同學校(今新邵二中),這是湖南最早的幾所新式學校之一,到2022年建校就滿120周年了。這所學校的建立,為家鄉營造了濃厚的文化氛圍,老家被稱為文化之鄉,教育最為鼎盛之時,坪上鎮人口居縣十分之一,而考上大學者,占了全縣三分之一。時榮橋,是一座行人過路的橋;時榮橋,也是一座鄉村度人之橋。

          莫非周叔川就是傳說中那個建橋在、吃飯不在者?

          再到時榮橋,我特地去瞻仰周叔川故居。周叔川故居,有好幾進,里面有兩三天井,走進故居,酷暑時也是涼風習習,古風怡人,只是有點破敗,青瓦遮不住房梁,天井那青石,布滿青苔。若使天下皆青翠,不念我家獨青苔。周叔川家一門九忠烈,其侄孫周琨于1925年入黨,在老家發展農民運動,馬日事變后被捕,1928年被殺害……

          我今還見古時月,我今不見古先人。周叔川若魂歸故里,還會住在這棟老屋嗎?也許,他不會有甚遺憾。石橋有靈,為人架橋鋪路,把他人送之彼岸,石橋覺得是其使命;烈士有心,為世造福,把蒼生送達未來,烈士覺得也是其初衷。橋梁與烈士,其心相通。

          可以撫慰我心的是,家鄉后人追懷先烈,多方奔走,把周叔川故居修葺一新,后人之心,亦如前賢之心也。

          流水不倦,石橋堅牢,時榮橋,史之有榮,時之有榮,后世亦將有榮。(牛一鳴)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videosgratisv欧美高清,欲香欲色天天综合和网,老熟妇真舒服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