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文化

        少年與橋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8-13 08:46:35
        分享至:

        震澤一隅(資料圖片)

          江南古鎮震澤,石橋眾多,砥定橋、思范橋、禹跡橋、政安橋……各具特色,從數百年的歷史深處迤邐而來,連通小河兩岸。它們不用鋼筋水泥,完全憑借一塊塊石材彼此榫卯鑲嵌,并肩合力,在碧水上拱起圓月狀橋洞。橋下行船,橋上走人,一座座古樸石橋,承載一代代百姓的生活、審美和情感,也闖入了眾多海內外游人的鏡頭。

          震澤古鎮地處江蘇蘇州吳江區,震澤原為太湖別名,《尚書》和唐詩等都稱太湖為震澤。歷史上,震澤以出產絲織品為主,名滿江南,古跡眾多。在當代,又因為震澤中學出了兩名院士而給古鎮帶來更多榮耀。其中“兩彈一星”元勛楊嘉墀,就是土生土長的震澤人。

          楊嘉墀是我國空間自動控制專家、航天技術領域的主要開創者之一。他影響后人的不僅是科學技術上的成就,還有他的愛國情懷、科學精神和創新方法。

          1919年7月的一天,震澤愛國實業家楊文震投資的電燈公司第一臺發電機投產,古鎮瞬間被現代文明之光照耀,楊宅自然也是燈火輝煌。此后,隨著一聲嬰啼,楊文震的第二個孫子踏光而來,這個男嬰即楊嘉墀。

          初秋時節,天高云淡,我們來到震澤古鎮,在砥定街漫步,體味逾千年的古鎮歷史,感受古鎮風情。

          楊家祖宅在古鎮砥定街30號。傍依此街原本有一條河,名砥定河。據說是先有河名后有街名,河面上的橋也順勢而為,叫砥定橋。楊嘉墀5歲時,到爺爺投建的絲業小學讀書,每天都要路過此橋。當時的橋上,橋面寬闊,鎮上的人們便在上面做起了生意。兩端橋堍是附近村莊村民的地界,他們將時鮮魚蝦和菜蔬擺上,豐富了居民的生活,也豐盈了自己的口袋。橋上,就是相對固定的商戶,那些白鐵匠、箍桶匠各展其長,敲敲打打,討價還價,有聲有色。此外,還有搭起涼棚的水果店、皮鞋店、百貨店、帽子店、鮮肉店、燈籠店等靈活出沒。橋便是街,街實為橋,熙來攘往,人氣極旺。最繁忙的當屬早晨,農民落地為攤的鮮魚蔬菜悶聲不響,而那些被捆綁出售的雞鵝,“不守紀律”地高聲“吆喝”,似乎是在自我兜售,又像是不平則鳴。一些搶人氣的點心攤,也在人流中分一杯羹,剛出鍋的油條鍋盔,不用吆喝,香味早已撩撥了行人的味蕾。想想看,穿行其間的孩子們,會多么目不暇接。

          后來,11歲的楊嘉墀進入鎮屬中學(后更名震澤中學)讀書,上學放學不再路過砥定橋,但假日或做功課累了的晚上,他還是愛來到橋上看看。尤其夜間,橋上納涼的街坊會聚攏在一起,這里的老者似乎有永遠也講不完的故事。橋下的河水中,有劃船帶鸕鶿捕魚者,那幾只一身黑毛的鸕鶿,爭先恐后鉆進水里叼魚,叼到后表功般獻給船上的主人。一般叼到的都是穿條魚,有時也會叼到翹嘴白,魚鱗在燈火中泛著銀光。

          13歲時,楊嘉墀隨銀行工作的父親轉學到上海,在上海中學就讀。上海當然也有橋,光蘇州河上的大橋就有十幾座,但大都是鋼鐵或鋼筋混凝土建成,不及故鄉的橋靈巧。每次回震澤,他都要看看故鄉的石橋,輕輕撫摸橋欄桿。

          楊嘉墀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到異國他鄉求學,刻苦努力多年,終成業界精英。楊嘉墀等一批愛國科學家為報效祖國,乘坐遠洋客輪,橫穿太平洋,經歷一個月的茫茫遠航,終于看到岸了,在船舷甲板欄桿上,楊嘉墀挽著夫人,抱起女兒,望著岸上的陸地格外激動。

          八月的南國是最炎熱的季節,但哪及游子的心熱!

          輪船在香港的九龍灣停泊,此時的香港猶為英占,他們辦理完過境手續,從羅湖橋入境。羅湖橋是一座鐵橋,橋兩端有衛兵把守。衛兵在檢查完相關證件后,打開了南端鐵閘門。楊嘉墀在越過門的瞬間,有意將女兒從懷抱中放下,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每走一步,背后的一切就越來越遠了,面前的一切就越來越近了……

          在橋北端,等候已久的國家教育部工作人員上前握住楊嘉墀的手,說:楊先生,祖國歡迎您歸來!楊嘉墀握著同胞的手,回頭看剛走過的鐵橋,一時熱淚盈眶。童年故鄉橋的倩影,也一定依稀在他的心中映現。這一瞬,只有身為游子才能真切感受到與祖國的血脈相連。

          行遍天下坎坷路,歸來依舊少年心!楊嘉墀深愛家鄉。滿頭白發了,對于故鄉來說,他也是白發少年。

          在震澤,我們看到,砥定橋仍在鎮中心的位置,現在是可通汽車的水泥橋。因為當年的繁榮,砥定橋在震澤人口中俗稱大橋,震澤人如果遇到矛盾糾紛,都會說“到大橋頭去講講清爽”,無非是在眾人面前評出個是非曲直。后來橋拆了,橋改了,但這句口頭禪至今還保留在震澤人的語匯中。不知當年在異鄉求學的楊嘉墀,遇事是否也會想起大橋,想起這句家鄉話。

          1999年深秋,80歲的楊嘉墀榮獲“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后,攜夫人回到暌違半個世紀的震澤探親。他們在古鎮上住了好幾天,走一走兒時的石板路,摸一摸楊家的老宅,看一看曾經就讀的學?!瓧罴诬瘜胺Q孫輩的學弟學妹們動情地說:“人生之路的起點,總是在故鄉?!?/p>

          有人看見,兩位老人無數次徘徊在砥定橋的橋頭,像是在尋覓什么,探訪什么。

          2003年,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興隆觀測站將發現的11637號小行星,命名為“楊嘉墀星”。想象中,蒼穹上的這顆“楊嘉墀星”,每每投目藍色的地球時,一定會倍加深情地向故鄉一瞥,一定會辨識出故鄉的古橋吧!

          前不久,我們聽說,為提升古鎮實力、豐富旅游業態,震澤將實施水鄉再塑和古鎮保護項目,恢復當年被填掉的斜橋河、藕河,重建砥定橋、通泰橋、斜橋,修繕致德堂等歷史建筑,傳承古鎮深厚的文化底蘊。這將是會讓多少人為之欣欣然的美事!

          南宋詩人陸游有詩句:“高掛蒲帆上黃鶴,獨吹銅笛過垂虹”,贊美的就是吳江古橋。如今,從吳江走出去的共和國院士,名揚天下,但心系桑梓,豈能不每吹銅笛憶垂虹,每聞銅笛憶垂虹!橋,穿越空間,連通兩岸;橋,還能穿越時間,連通古今;那么,有沒有一種橋,能夠穿越陌生,連通心靈呢?(黃坤 作者單位:江蘇省蘇州市紀委監委)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videosgratisv欧美高清,欲香欲色天天综合和网,老熟妇真舒服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