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文化

        家鄉的味道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11-16 07:52:24
        分享至:

          華燈初上,省城,崔圓酒樓的掌柜崔圓看著空蕩蕩的桌子心里也空蕩蕩的。近來生意不好做,酒樓日漸冷清。聽說老家的剛子這幾年靠養螃蟹富了起來,崔圓琢磨著下個月房租到期,就摘了招牌,回老家租個池塘養螃蟹。 

          在城里你不掙錢就得干賠,房租、人工,動腿挪身,哪樣能離開錢?;厝?,越琢磨崔圓的斷離舍的決心越大。 

          這時,一道光照了進來。崔圓往門外一看,隨著汽車的關門聲一個人走了過來,萬總! 

          “老崔,快把你這最大的包間打掃一下,晚上有重要的客人”。萬總說著將手里的一個黑袋子扔了過來。 

          崔圓打開袋子一看,里面全是新鮮食材。 

          “海鮮你先找人給收拾了,這可是野生的?!?nbsp;

          崔圓點點頭,將東西交給后廚。 

          萬總是本地一個老板,以前他還是小包工頭的時候總來酒樓吃飯,后來生意做大了,漸漸來得少了,崔圓知道,人家是嫌他的店不夠排場。 

          “今晚我請到了一個重要領導,你可得給我招呼好!”萬總拿起柜臺上的一罐酒,讓崔圓把里面的酒倒了,說罐子留著,有用。 

          見崔圓沒動,萬總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說:“放心,酒錢你照算?!?nbsp;

          崔圓一聽,主隨客便,便把酒拿去廚房倒到一個盆里,將空瓶子交給萬總。萬總讓人把帶來的高檔酒拆開,倒進罐子里,“現在領導謹慎著呢,不去高檔酒店,不喝高檔酒,不吃高檔食材,咱得為領導著想對不對,來你這偏僻的地方遛個彎,喝點散裝酒,吃點土菜,應該沒問題吧?” 

          海鮮八成熟時,一輛黑色轎車停在了酒樓墻邊。 

          萬總忙丟下崔圓迎了出去。 

          “崔圓,這店是你開的??!”來人一邊走下來一邊摘下口罩。 

          “李昕!老同學,你怎么來了?你,你比之前可胖了”。李昕聽了眉頭一皺,萬總趕忙接過話茬,說:“崔老弟,原來你和李處長是老同學啊,李處長平日公務繁忙,時髦點說這是過勞肥?!?nbsp;

          李昕聽罷笑著說:“老同學,咱們也有幾年沒見了,正好晚上一起坐坐?!?nbsp;

          往包間走的途中,萬總拉著崔圓的手,小聲說:“兄弟,你怎么不早告訴我你和李處長還有這層關系啊,一會飯桌上幫襯著點啊?!?nbsp;

          崔圓稀里糊涂地被帶到包間,李昕在客套聲中坐上了主位,其他人依次落座。萬總親自把一罐子酒搬到桌上,“李處長,今天主要感謝您平日里的照顧,這是您老家產的散白,菜是崔老弟做的土菜,您嘗嘗是不是家鄉的味道?” 

          李昕的目光不經意掃過飯桌,沒有答腔。 

          酒倒上,菜上來。 

          在萬總的敬酒詞里,李昕端起酒杯先抿了一口,隨后眉頭舒展,一飲而盡,然后嘗了嘗菜,笑道:“還是家鄉的味道……” 

          崔圓知道自己不是喝酒的角色,借口去廚房看看菜就準備離席,萬總先是攔他,后見李昕對崔圓未做挽留,便假意客氣了下。 

          不知過了多久,李昕在萬總的攙扶下往外走,“李處長,您晚上坐我車回去,您的車我安排人給您送過去,正好給您帶了點家鄉的特產,都是家鄉的味道?!薄袄系芴蜌?,下次不許這樣……” 

          待李昕和萬總他們離開,崔圓伸手拿過被扔到桌子上的空酒罐,聞了聞,然后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這是家鄉的味道? 

          一個月后,正當崔圓要拆下招牌時,店里突然來了幾個紀委的人,說是詢問一些關于萬總請客的事。崔圓一驚,他為老同學李昕擔心起來……(張帆 包昀)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