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文化

        臍橙熟了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21-11-19 08:50:43
        分享至:

          

          “西風初作十分涼,喜見新橙透甲香?!憋L一天一天地涼,臍橙也一日一日地熟了。朋友圈里,抬眼是喜人的贛南曬橙畫面,即便是瑞金本地人的我,也年年難以抵擋誘惑。心癢癢的,要去親近橙園,要讓豐收的場景帶我抵達真實的愉悅境地。

          臍橙園里,正延展開一幅喜慶熱鬧的畫面。整個山坡以金黃和碧綠為主鋪綴著,黃的是橙,綠的是葉,將秋天的橙園裝點得如此明媚。讓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走進那片橙園,穿行其間,將豐收的味道,悉數盛滿心間。

          去往橙園的小道兩旁,蘆葦在秋風中輕輕地搖曳,白色的蘆葦花隨風飄散,有的竟調皮地撲到我的臉上來,讓我猝不及防地接納了一個個秋天的香吻。路邊,間或有一兩株白楊、楓樹自由散漫地生長著,鮮紅的、明黃的葉子,美得不染塵埃。

          很快的,橙園展露了它的全姿。在幾百畝廣闊的黃土地上,一萬多株臍橙密密實實地由山腳至山頂排列開去。放眼望去,但見這些僅一人多高的臍橙樹,棵棵枝繁葉茂,長勢旺盛。更喜人的是,每一棵果樹上都掛滿了黃澄澄的橙子,在陽光下,明黃的果子閃著油亮的光澤。一串四五個的果子挨擠在一起,一齊仰起胖乎乎的可愛臉蛋兒,直叫人愛不釋手。引誘得你禁不住要伸出手來撫摸它,親近它,甚至于恨不得馬上采摘它。

          但是我卻舍不得伸出手來,扯下其中的一個。這些橙黃的果實,托在手上沉甸甸的,它們總讓我想起一段無法言說的艱辛和過往。

          任何一種果物,必與鄉村臍血相依,正如我扯開任何一段回憶,都走不出遙遠的童年。記憶又一次帶領我飛臨我的故鄉瑞金,我無法繞過的鄉村。只要我稍一打開那扇門,自有一盞燈火會照亮那些被鄉村掩藏的歲月,那些由毛桃、澀李、酸橘填充的饑渴的歲月。

          小時候,我擔當著家中放牛妹的角色,在一座生長著眾多野草的荒山坡上,我牽著一頭牛度過了許多年華。這座荒坡名叫糞箕窩,那時候沒有電視,我望不到山外的世界?;钠律纤N薇的嫩莖、多汁的草根,都能讓我像吃到人參果那樣嘗到生活的甜頭。我在上面搜尋著一切能夠入口的野味,若是能遇上一棵結果的蒔田泡,用茅草串了,便是人間至高的美味了。

          那是一段味覺饑饉的時光。我曾經為發現一顆青桃的皮色轉紅而暗自雀躍,為摘取一個并不可口的柚子而頭破血流。為了獲得它們,我心目中最真切的渴望,我覬覦、奔跑、爭斗、脫逃,甚至毫無羞恥地流下口水。

          這便是我的鄉村,我的童年的真實版本,那些畫面一直站在遠處朝我翹首張望。從表面看,它們似乎已經悄無聲息地沉入水底。今天,因著臍橙,我終于將它們用文字作槳打撈上來。

          二

          要感謝我的大舅,是他讓我明白了荒地不僅能夠生長野草,還可以孕育甜美的果實。第一次吃到臍橙的時候,我是一個半大的姑娘。那時的我漸趨安寧,早過了垂涎一些青皮果子的年齡,但我仍然無法扼制地回到饞嘴的狀態。當時我便認定,臍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水果。

          大舅是最早從農業大學畢業歸來的人,機關的生活最終沒能束縛住他對于土地的忠誠和熱愛。土地是他的根,他是土地的主人。最終,慈母的嘆息、女人的淚水都沒能阻擋他回歸的堅定。也許他一生中唯一想做的一件事,便是認真完成大地布置給他的作業。

          大舅的骨子里天生有一種昂揚的激情,他承包下二百多畝荒山坡,開始了一種近似圣徒的挖掘與勞作。這時的他,是真正沉穩的。

          鄉村并不熱鬧,但卻往往能夠生發奇跡。大舅種植的,正是臍橙。在瑞金這塊土地上,尚屬于鮮為人知的一種洋水果。沒有人確信他能成功,但他憑著對土地的那份執著,還有對于所學知識觸類旁通的靈活運用,硬是用掛滿枝頭的果實,回擊了鄉鄰們猜疑的目光,乃至于暗暗的冷笑。

          于是我第一次吃上了臍橙,于是許多人第一次吃上了臍橙,于是更多人開始思謀著種植臍橙。

          還是讓我回到故鄉的糞箕窩吧。彼時的鄉村,青壯年的男丁早已像候鳥一樣飛走。我的母親成為了生產隊長,像我一樣還未來得及飛走的人,留下來做了全勞力。大種臍橙的號召是由政府發出的,糞箕窩是首當其沖要改頭換面的荒坡。

          我和許多農民一起,扛起了鋤頭與鐵鍬。太陽白花花地照耀著頭頂,汗水順著脖頸流入大地,人們的心漸漸變得澎湃、洶涌。大家一片緘默,埋頭苦干,但似乎都看見了一串連著一串金黃的果實,閃亮著夢寐以求的光輝。

          勞動如此辛苦,卻又如此美好。我讓自己一步一步地陷入泥坑,扯斷糾纏的草根,偶爾扔出一兩塊白骨。在熱火朝天的開拓里,我竟從未感到過恐懼。那些曾經捂得緊緊的渴望,借著雙臂,借著鐵鍬,被奮力地揮動在一個正在改頭換面的時代里。

          終于完成了一個一米見方的樹窩,生產隊長——我的母親走過來,她看著我紅紅的臉龐,一副贊賞與自豪的表情。再過幾天,這個深深的土坑將要填滿稻草,漚成肥料,土地的黃色與貧瘠需要重新洗牌。

          第二年春天,這個許多年來一直擔當著放牛陣地的荒山坡,茅草和野果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整齊的臍橙苗?!扒?,它們長得多好!”人們的臉上掛滿了笑意。

          等到糞箕窩的臍橙園掛果之時,我坐著公共汽車行進在開往市區的道路上,驚訝地發現,臍橙的種植在瑞金早已呈現如火如荼之勢。一些我前所未知的信息像風一樣刮過瑞金大地。

          據說,贛南的地質、土壤和氣候最適宜種植臍橙,政府正在下大力氣打造品牌。許多無人問津的原野被迫不及待地開發出來,荒地從未像現在這樣被人們熱情謳歌。許多人開始奔走相告:承包臍橙園去!

          那些一眼望不到邊的畫面親切而溫暖,足以消弭許多略帶疑問的猜測。莊園主揮舞著大手,滑動的手勢指向遠方。我仿佛能看到收獲就在他的手掌上攤開散落,這無疑是土地賦予勞動者的喜悅和幸福。

          這一座座廣闊的果園里,生長著多少結實的希望。

          

          初冬的陽光慷慨地灑向大地,大舅母端坐在果園一側,她的臉上不復有擔憂的淚水。工人們大聲喊她老板娘,她的臉上掛滿了風吹日曬過后的黝黑和慈祥?,F在,他們的果園里開設了“農家樂”旅游項目,許多本地和外地的城里人都慕名而來。

          臍橙已經成熟,它們乖覺地張開了翅膀,在等待人們的采摘。

          大舅挑來一擔大筐,給游客們各遞上了一把剪子?;锏哪毘让谑稚?,每一個都那么誘人,它們或隱或露,但只要掀開樹葉,便全都一覽無余。許多人不住地發出“哇”的驚呼,大概是第一次看見這樣多這樣漂亮的果子。笑聲不時傳出,在橙園里回蕩著。

          每年此時,人們像趕赴一個盛會,不約而同地紛至沓來。逼仄的都市生活讓人心生厭倦,老套的旅游景點已失去吸引力。而原生態的綠色之游,越來越受到人們的追捧。

          “并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逼穱L著自己親手采摘的最新鮮的臍橙,將醉人的甘甜與芬芳帶回家中,何嘗不是一大樂事呢?

          一次,在大巴上,一位廣州女子與我熱烈地談論我家鄉的水果——臍橙,我的臉上便有了不可抑止的快樂。臍橙儼然已成為瑞金的眼睛,眼神里充滿著對世界的探望……

          許多年以后,我再次經過村莊,發現河岸邊的李子正呈自由落體的姿勢紛紛掉落,村里的孩子連伸出手去撿拾一個的興致都沒有了。我知道,此時的他們豐衣足食,此時的農村早已告別了饑饉。

          如今,在瑞金的大地上,每到春天,田野山岡一派蔥蘢。散布在全市各個鄉鎮的近20萬畝臍橙園,無一例外地開滿了潔白的橙花,芳香四溢。夏天里,綠油油的果子結起來了,2萬余戶果農穿梭在一棵棵果樹之間,剪枝、澆水、施肥,臉上滿是幸福的期待。秋末冬初,黃澄澄的臍橙掛滿枝頭,成為“農家樂”游客的絕佳去處。更多人喜歡在正月走親訪友時帶上一箱家鄉的臍橙,兒女遠行,亦捎上一袋臍橙。沒錯,“橙”與“成”諧音,這一個個臍橙里,寄予著心想事成、事業有成等諸多祝福之意。

          這就是我的故鄉,這就是故鄉的臍橙,它連著舊貌換新顏的鄉村,就像一根長長的臍帶,連著世間萬物對于母體的所有記憶。朝顏)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