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案說

        行賄還是單位行賄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08-11 08:48:17
        分享至:

        行賄還是單位行賄
        從甘肅省白銀監獄原黨委委員柳豐德案說起

          特邀嘉賓

          周永基 蘭州市七里河區紀委監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

          丁啟榮 蘭州市七里河區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原海蘭 蘭州市七里河區人民檢察院員額檢察官

          郭緒燭 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員額法官

          編者按

          這是一起黨員領導干部為謀求職務晉升向上級領導行賄被查處的案件。本案中,甘肅省白銀監獄原黨委委員柳豐德因向上級領導姜潤基行賄接受審查調查,紀檢監察機關如何根據其行賄線索進一步查實其受賄問題?柳豐德稱其將受賄款中的71萬元用于向姜潤基行賄,法院已經在對姜潤基的判決中依法追繳,監委扣押的其71萬元是否應予退還?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對柳豐德犯行賄罪量刑時減輕處罰不當,為何不予改判?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柳豐德,男,中共黨員,甘肅省白銀監獄原黨委委員、甘肅省白銀風機廠有限責任公司原經理。

          2005年至2019年春節前后,柳豐德在擔任甘肅省白銀監獄黨委委員、風機廠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先后多次收受風機廠相關供貨公司人員及個體經營戶所送現金共計104.1萬元。

          2004年至2019年春節前,柳豐德擔任甘肅省白銀監獄黨委委員、風機廠經理期間,為了個人職務的調整和提拔,以拜年、喪事吊唁、子女留學等事由,先后多次給甘肅省白銀監獄原監獄長、時任甘肅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姜潤基(另案處理)行賄71萬元人民幣及1000英鎊。

          一審法院判決柳豐德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2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柳豐德在行賄罪中存在“通過行賄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從重處罰情節,結合其犯罪數額,認定其行賄屬情節嚴重,依法應當判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原審法院對柳豐德的行賄犯罪以立功為由予以減輕處罰,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宣判后,原公訴機關未提出抗訴,僅有上訴人提出了上訴,二審法院依法維持原判。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19年5月5日,蘭州市七里河區紀委監委對柳豐德立案審查調查,次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移送審查起訴】2019年7月25日,蘭州市七里河區紀委監委將柳豐德涉嫌受賄、行賄一案,移送七里河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起訴。

          【黨紀政務處分】2019年7月30日,甘肅省司法廳黨委給予柳豐德開除黨籍處分;同日,省司法廳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提起公訴】2019年9月11日,蘭州市七里河區人民檢察院以柳豐德涉嫌受賄罪、行賄罪,向七里河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0年12月5日,蘭州市七里河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柳豐德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以行賄罪,判處柳豐德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2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柳豐德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裁定】2021年5月12日,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柳豐德犯行賄罪的問題線索是如何發現的?如何由行賄線索進一步查實其受賄問題?

          周永基:2019年2月21日,甘肅省紀委監委對甘肅省白銀監獄原監獄長、時任甘肅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姜潤基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在該案查處過程中,姜潤基供述了收受時任白銀監獄黨委委員、白銀風機廠有限責任公司經理柳豐德以拜年禮金為名所送行賄款30余萬元的事實。2019年5月5日,蘭州市紀委監委將柳豐德涉嫌違紀違法和職務犯罪案件指定七里河區紀委監委管轄。在該案的查處中,對柳豐德由行賄線索進一步查實其犯受賄罪,做法主要如下:

          專案組成立后,與省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多次溝通,對姜潤基的成長過程、到案后的表現進行了全面了解。此外專案組從柳豐德家庭收入及其日常生活情況入手分析,判斷柳豐德向姜潤基行賄的款項并非源自其本人的正常收入。同時,專案組調取了白銀風機廠2002年6月至2019年4月的賬目資料,針對該公司原料供應商,分項目逐年排查,以資金發生額、合作密切度為基點,結合合同簽訂過程、貨款結算情況,最終發現電機、鋼材、軸承三大板塊的十余家供貨商與柳豐德存在不正當往來。在對柳豐德的訊問中,專案組以打消其畏罪思想為抓手,通過法律宣講、政策解讀、親情感化等方式,督促其盡快走出認識誤區。此后,柳豐德交代了其用收受供貨商的賄款向姜潤基行賄的事實。

          在該案的查處中,專案組與省紀委監委姜潤基案件的辦案人員建立了快聯通道,就案件的進展及時溝通,對柳豐德向姜潤基行賄的事實逐筆核實,最終確認了柳豐德自2005年至2019年,在白銀監獄、白銀風機廠有限責任公司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收受段某某等15名私營企業老板和個體戶所送104.1萬元的受賄事實;以及2004年至2019年,柳豐德為與姜潤基搞好關系得到工作中的支持,并感謝姜潤基對其的關照和提拔,累計向姜潤基行賄37筆共計71萬元人民幣、1000英鎊的犯罪事實。

          2.柳豐德辯解,其將受賄款中的71萬元用于向姜潤基行賄,法院已經在對姜潤基的判決中依法追繳,監委扣押款中的71萬元應予以退還,如何看待該意見?

          丁啟榮:行賄罪,是指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的行為。受賄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行為。本案中,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本案涉及的行賄罪和受賄罪,罪名不同、法定刑不同、涉案人員不同、二罪的成立均表現為獨立的事實行為,故扣押財產不應予以退還。根據刑法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雖然從表面來看,71萬元在柳豐德與姜潤基的犯罪金額中都予以認定,如果重復追繳,則會產生超越追繳范圍之嫌。但是,本案中出現了兩次對向犯罪,對向犯罪的兩兩主體之間屬平行關系,因此向柳豐德與姜潤基均追繳71萬元不屬于違法所得款物的重復追繳。

          其次,貨幣是種類物,而非特定物,具有“占有即所有”的屬性,柳豐德對受賄的贓款如何處置是其個人行為,其是用于違法犯罪向姜潤基行賄還是用于個人日?;ㄤN均不影響其受賄罪的成立,亦不影響贓款的追繳工作。

          最后,柳豐德為了爭取從輕情節,爭取從寬處理,主動上交受賄贓款,這也是受賄人能夠采取的有效的從輕處罰途徑。我國刑事法律法規對及時退還或上交受賄財物的行為持鼓勵和支持的態度,但對于為掩飾犯罪而退還或上交的行為不但不予支持,還要依法嚴厲打擊。若本案中對于柳豐德僅追繳受賄、行賄數罪行為中的一筆涉案資金,勢必造成對行賄或受賄犯罪的縱容,故應當將扣押資金全額追繳,不予退還。

          3.柳豐德及其辯護人提出,其是為單位謀取利益才向姜潤基行賄,應認定其構成單位行賄罪而非行賄罪,如何看待該意見?

          原海蘭: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條規定,單位為謀取不正當利益而行賄,或者違反國家規定,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回扣、手續費,情節嚴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明確,根據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單位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規定,以單位名義實施犯罪,違法所得歸單位所有的,是單位犯罪。以單位名義實施犯罪,是指單位的決策機構按照單位決策程序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是單位意志的體現,是由單位決定且非法利益歸于單位的行為。法定代表人未經法定程序而個人擅自決定的行為,不是單位意志的體現,構成犯罪的,對單位不應定罪處罰。

          本案中,姜潤基供述,在其擔任白銀監獄監獄長期間,把柳豐德從一名副科級干部提拔為副處級干部,而且柳豐德是白銀監獄唯一一個沒有經過副處級干部后備直接從正科級干部提拔為副處級的干部,在這期間,也有人反映柳豐德存在一些問題,但其還是積極向組織推薦提拔柳豐德。其到省監獄管理局工作后,有提拔機會的時候還是極力推薦柳豐德。柳豐德也供述,“給姜潤基送錢的目的是讓姜潤基幫自己調整崗位,同時請托姜潤基對風機廠還貸資金的支持、貼息資金的協調撥付以及個人升職任職的幫助”。庭審過程中,柳豐德始終供認向姜潤基行賄的款項是其個人財產,沒有與單位其他人員商議。

          根據刑法第三十條和相關司法解釋規定,本案中,柳豐德向姜潤基行賄系其個人意志,沒有與單位其他人員商議決定,其向姜潤基行賄所追求的是姜潤基對其個人職務的不斷提拔、推薦,實際上其也得到了姜潤基的提拔、推薦;柳豐德向姜潤基行賄的款項也是其個人財產,且白銀監獄對風機廠還貸資金的支持、貼息資金的協調撥付均是白銀監獄對其下屬企業的正常政策扶持,不屬于不正當利益的范疇。故柳豐德的行為構成行賄罪,而非單位行賄罪。

          4.柳豐德及其辯護人提出,一審對其量刑偏重、罰金數額偏高,如何看待該意見?二審法院對柳豐德量刑有何考慮?

          郭緒燭:一審法院宣判后,柳豐德提起上訴,辯護人稱一審法院未充分考慮柳豐德自首、立功、退贓等從輕、減輕處罰情節,對其量刑偏重、罰金數額偏高。

          我們經審理認為,柳豐德受賄數額達104.1萬元,屬數額巨大,根據刑法及“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之規定,依法應當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二十萬元以上受賄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柳豐德向他人行賄71萬元人民幣及1000英鎊,且其行賄存在為謀求職務調整、提拔的目的,根據刑法及《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之規定,屬情節嚴重的情形,依法應當判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20萬元以上行賄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原審法院已充分考慮柳豐德的自首(柳豐德能夠如實交代其本人的行賄犯罪,主動交代監察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受賄犯罪,具有自首情節)、退贓、認罪等從輕情節,以柳豐德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2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原判量刑已對被告人從輕、減輕處罰,罰金的處罰按照法律規定的最低起點判處,充分體現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故辯護人所提一審法院未充分考慮柳豐德自首、立功、退贓等從輕、減輕處罰情節,對其量刑偏重、罰金數額偏高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經審理查明,柳豐德在行賄罪中存在《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的“通過行賄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從重處罰情節,認定其行賄屬情節嚴重,依法應當判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原判按其具有的立功情節予以評價,并在行賄犯罪處刑時予以減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二審法院認為,一審法院認定柳豐德具有立功是根據調查機關的辦案說明證實其有立功表現,在卷無其他證據印證,且其并非行賄犯罪中的立功,也不屬于重大立功,原審法院對柳豐德的行賄犯罪以立功為由予以減輕處罰,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宣判后,原公訴機關未提出抗訴,僅有上訴人提出上訴,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審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辯護人、近親屬上訴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規定,也即“上訴不加刑”原則,本院依法維持原判。(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程威)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videosgratisv欧美高清,欲香欲色天天综合和网,老熟妇真舒服 网站地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