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x3qth"><source id="x3qth"></source></label>

        <samp id="x3qth"></samp>

        案說

        人情往來還是賄賂犯罪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1-10-20 10:41:41
        分享至:

        圖為七臺河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同志與七臺河市桃山區人民檢察院、七臺河市桃山區人民法院有關同志一起研究陳德君案有關問題。王慶座 攝

          特邀嘉賓

          董紅艷 七臺河市委第一巡察組副組長

         ?。ㄆ吲_河市紀委監委第五監督檢查室原主任)

          張冬憶 七臺河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楊勁松 七臺河市桃山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于天竺 七臺河市桃山區人民法院刑庭庭長

          編者按

          這是一起一名縣級財政局長八年斂財三千余萬元終被查處典型案例。陳德君案件反映出縣級財政系統哪些體制機制問題?陳德君假借中秋節、春節等節日,大肆收受他人財物,如何把握賄賂犯罪與人情往來的區別?陳德君將違法所得用于投資、借貸所獲收益是否應予沒收?對陳德君判處刑罰時有何考慮?我們特邀相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基本案情:

          陳德君,男,中共黨員,案發前系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克東縣財政局局長。

          2012年2月至2020年3月,陳德君任齊齊哈爾市克東縣財政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承攬工程和撥付工程款、項目獎勵等財政資金的撥付額度、撥付速度(優先撥付)等方面為企業或個人提供幫助,先后20余次索要、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2548萬元、美元10萬元(按當期最低匯率折合人民幣64.365萬元),以及價值人民幣66萬余元、407萬余元的房產兩套,價值人民幣20萬元的車位一處。陳德君將上述款物用于投資、借貸、租賃,產生孳息共計人民幣762萬余元。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0年7月5日,經黑龍江省紀委監委指定管轄,七臺河市桃山區紀委監委對陳德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7月6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移送審查起訴】2020年9月30日,桃山區紀委監委將陳德君涉嫌受賄罪一案移送桃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同日陳德君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9日,被批準逮捕。

          【黨紀政務處分】2020年10月15日,齊齊哈爾市克東縣紀委監委決定給予陳德君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提起公訴】2021年1月5日,桃山區人民檢察院以陳德君涉嫌受賄犯罪向桃山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1年3月30日,桃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陳德君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60萬元;違法所得現金人民幣2548萬元、美元10萬元及受賄所產生的孳息人民幣762萬余元,依法沒收,上繳國庫;陳德君收受房產兩套及地下車位一處,依法沒收,上繳國庫。判決現已生效。

          1.陳德君作為一名正科級干部八年斂財三千余萬元,背后反映了哪些體制機制問題,是否有針對性地開展了以案促改工作?

          董紅艷:陳德君平時生活儉樸,自己的車一開就是十幾年,在同事眼中是一個清廉干部。然而,直至案發,人們才知道,陳德君在擔任克東縣財政局局長期間,為自己“廣納財源”,索取、收受了他人三千余萬元的巨額財物。陳德君腐敗案件,反映出縣級財政系統在體制機制方面一些深層次問題,這些問題也是導致陳德君腐敗案件發生的重要原因。

          一是缺乏確??h級財政局資金順暢撥付的制度設計??h級財政部門主要負責人掌握著管理、撥付財政資金的大權,與財政支付管理不夠嚴格等因素疊加,給權力尋租留下了空間。二是現行縣級財政體制機制需要進一步健全和完善。在陳德君的違紀違法行為中,有些問題是他利用了現行財政體制機制中的不完善之處,得以實現自己“摟錢”的目的。比如,財政資金條塊分割,錢出多門;財政審批制度不規范或是流于形式;財政資金流轉運作不透明。三是對財政資金的審核不嚴、監督不力。審批流程不規范,在撥款前無論證,對于建設工程缺少評審機制,在預算環節和結算環節缺少論證等,這些現象也表明,缺乏對財政資金管理和審批的有效監督。四是縣級財政系統缺乏重要崗位交流輪崗機制。陳德君擔任克東縣財政局局長八年多,長期從事某一重要崗位的工作,使得陳德君“地盤”觀念變重、“抓權”意識變強,久而久之,把工作崗位賦予的職責當成了個人的權力,產生了腐敗問題。

          七臺河市紀委監委根據查辦的陳德君等人腐敗案件,結合本市實際,已向七臺河市委提出建議,建議市委對市、縣(區)重要部門、重要崗位主要負責人定期輪崗。通過探索建立重要部門、重要崗位人員交流輪崗制度,使干部在思想和能力上主動適應全面從嚴治黨和政府職能轉變的要求,無論在哪個崗位都勤勉工作、廉潔履職。

          2.陳德君假借中秋節、春節等節日,大肆收受他人財物,如何把握賄賂犯罪與人情往來的區別?如何認定陳德君的索賄情節?

          張冬憶:賄賂與人情往來間饋贈存在本質區別,正常的饋贈是將財物無償提供給他人,目的是聯絡和加深雙方感情等,并非出于謀取某種利益,更與對方職權無關,而賄賂則是請托人以財物賄買對方,目的是使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為自己謀取利益。

          本案中,2012年至2020年間,黑龍江海洋熱力集團董事長徐某、克東縣寶泉鎮紅星村綜合服務中心工程負責人白某等人在中秋節、春節等節前向陳德君送予款物,白某兩次共計送給陳德君6萬美元,徐某更甚,八年間送給陳德君錢款共計人民幣232萬元,所送錢款數額巨大,遠遠超出正常人情往來間的饋贈,雖然兩人美其名曰“過節了,過來看望一下領導”,實際上都是依附陳德君的職權請托其能及時、足額撥付工程款、項目資金,與正常的朋友、親人之間節日往來拜訪有著本質的區別。

          根據刑法規定,索賄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索賄的從重處罰。本案中,克東縣是黑龍江省農業大縣,每年省級財政給予的農業獎勵資金和涉及工程項目資金都要經過縣財政局進行撥付。陳德君盯上這塊“肥肉”,為了給自己撈取不義之財,大肆向企業索要資金??藮|縣某國有控股糧庫的實際經營者李某與陳德君有私交,在一次陳德君到該糧庫檢查時,李某積極向陳德君爭取財政獎勵資金,陳德君表面滿口答應,暗地里卻動起了歪心思,認為“這些錢如果直接給他們就太便宜他們了,我得從中‘削一刀’,至少削一半”,于是提出資金到位后需要糧庫幫助“處理一些費用”。對此,李某心知肚明,在縣財政局給李某經營的糧庫撥付獎勵資金650萬元后,陳德君讓李某“拿回來一半”。李某只得先后兩次送給陳德君人民幣325萬元。通過以上證據判斷,陳德君利用手中撥付農業獎勵資金的權力,主動向李某索取項目獎勵資金,李某不得不給予陳德君325萬元,認定陳德君索賄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3.辯護人認為,陳德君通過投資、借貸所獲得的收益不是犯罪孳息,不應予以沒收,如何看待該意見?

          楊勁松:本案中,陳德君于2016年至2020年間,將自己違紀違法所得人民幣2000余萬元投資克東縣恒誠生物質能源綜合利用有限公司,產生孳息人民幣650余萬元;將自己違紀違法所得借貸給齊齊哈爾福瑞達印務有限公司,產生孳息人民幣106萬余元;將自己受賄所得房產用于出租,產生租金人民幣4萬余元。陳德君及其辯護人提出此款項系陳德君從事合法經營所得,不是犯罪孳息。

          “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規定,“貪污賄賂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依照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的若干規定》第十條規定,“對贓款贓物及其收益,人民法院應當一并追繳。被執行人將贓款贓物投資或者置業,對因此形成的財產及其收益,人民法院應予追繳。被執行人將贓款贓物與其他合法財產共同投資或者置業,對因此形成的財產中與贓款贓物對應的份額及其收益,人民法院應予追繳”。

          根據“任何人不能從犯罪中獲益”的原則,犯罪所得的收益也應作為違法所得予以沒收。孳息分為自然孳息和法定孳息,某項財物一旦為犯罪所得,就形成贓款贓物,其后,該犯罪所得無論是自然孳息,還是法定孳息,無論是查封、扣押財產前的孳息,還是查封、扣押財產后產生的孳息,都應作為犯罪所得收益予以追繳。陳德君用收受的贓款、房產進行投資、借貸、租賃,人民法院應予追繳,故桃山區人民檢察院請求判處陳德君犯受賄罪并收繳其犯罪產生的孳息人民幣762萬余元,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

          4.陳德君認為,其收受的克東縣保安街鴻富名苑商鋪實際落戶在贈送人陳某女兒名下,不應認定為其受賄所得,如何看待該意見?陳德君受賄三千余萬元,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量刑時有哪些考量?

          于天竺:這些年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賄賂犯罪手段越來越隱蔽。比如,有的行為人通過低買高賣的形式收受請托人好處,有的行為人通過收受干股、合作投資、委托理財、賭博等方式,變相收受請托人的財物。這類賄賂犯罪隱蔽性強,社會危害性大。

          本案中,黑龍江雅馨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克東縣千豐糧庫有限公司經理陳某為確保其上述兩個公司能夠及時、足額地得到返還土地出讓金等資金,送給陳德君一套商鋪,陳德君到案后,辯稱此處房產并未過戶,不應算作其受賄所得。然而,根據查明的事實,此處商鋪一直由陳德君占有并由其弟弟代其向外出租并收取租金。

          根據“兩高”《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收受賄賂物品未辦理權屬變更問題相關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收受請托人房屋、汽車等物品,未變更權屬登記或者借用他人名義辦理權屬變更登記的,不影響受賄的認定?!薄皟筛摺庇嘘P負責人在解讀《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中指出,“是否在法律上取得對房屋等的所有權,并不能對事實上占有房屋等的認定構成障礙。只要雙方有明確的送、收的意思表示,受賄方實際占有房屋即可認定為受賄?!北景钢?,陳德君沒有向陳某借用房產的合理事由,此處房產一直由陳德君的弟弟代其向外出租并收取租金,陳德君在紀檢監察機關調查時也表示其本人無向陳某歸還的意思表示,故桃山區人民法院認定此商鋪為陳德君受賄所得。

          本案中,陳德君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索取他人財物,對其應從重處罰;陳德君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對其從輕處罰;陳德君認罪認罰,依法對其從寬處罰;陳德君主動上繳違法所得,酌定對其從輕處罰。故本院對其做出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160萬元的判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程威)

        >>><<<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